一個帥哥。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妈咪我要抑郁了我哭得好大声

我看见他俯下身,头顶橙黄色的灯光昏暗,漂亮的脖颈也露出来。

现在是春日,我便看他衣摆微掀流露一截柔韧腰身,线条延伸又被阴影掩盖,影影绰绰看不真切。

分明是陷阱,勾引诱惑,目的纯洁只为了让人上瘾,我把手机里他的备注改成海洛因,明知道他是毒品,要挟心脏和呼吸,这是慢性殉命,致命邀请,押送我通往地狱。那白烟如同手铐,我却沉迷于捆绑,精神疲劳。我用热吻相依,连带我的身体我的心,全部乖乖认命。

两球相撞在空荡房间中引起空气震荡,清脆敲击声徘徊逐渐趋于平息。我见他抬头,眼尾上挑勾出凛冽弧度霜雪未化,混杂深邃漆眸阴翳暗藏一弯欲望腾滚。我闻见他衣服上的香水味,那是我送的。他倚墙点烟,衣袖滑落暴露截纤细手腕,猝不及防点燃内心淫靡念想。

衬衣裹挟细长腰身,冷眼旁观偏悄生暧昧,烟草早将他浸香入骨,那尼古丁的致命气息如绳所束缚我,又不留痕迹的在空气中慢慢散去飘向别处。一举一动有浓雾升腾蔽目,把执着放进半截烟草,吸入体内成了我戒不掉的瘾。欲擒故纵是他拿手伎俩,心照不宣的回合,是我在犹豫退缩。他是生长在夜间的玫瑰,月光下的猩红,伸出尖锐的刺,浮动在空气中的香气,像罂粟的迷幻毒药,可以不留痕迹点燃一场火,深色的花枝,像特工腰间的枪杆,危险与诱惑并存交织,欲望丛生。

他眉梢冷冽,眼角却染三分诱色足以引人驻足旁观,漫不经心钉下的警示牌还被抹上尼古丁掩人无感。我贪念他身上的迷人味道,混杂的空气里的熏香,翻滚成烟雾像云层蔽目,浸渍在我的袖口泛黄。他把警告标语写在包装上,告诉我他并非善类,却又不住地散发诱人气味引我沉迷。他身处炽光灯下被黑暗笼罩,周身空气融合被混乱掩盖,趋光飞蛾追他萦绕轨迹难寻。

球棍顶端沾了粉,两厢触碰在他手下炸开一簇细白焰火转瞬消亡。白球滚动碰撞又震颤,精妙角度铸就绝对胜利。他嘴角挟衅色浅弧,居高临下掌控全局生死,翻手云雨覆又生岚。

他靠着长桌休息,我就走过去,轻轻叫他两声。

“哥。”

 

写手精分七题最后一题


这一题大概就是肉文,但是结尾要用“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


百度摩斯密码转换器转换成英文再转换成中文就可以了(?)


我真的是斯国一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把他捡回北美分部不过一星期,Piers的伤势还没好全,被勒令禁止下床。


小皮--!


实在只能用肉麻来形容的声音伴着西南窗子边的阳光洒下来。


哦对,还有这个比克比里奇牛奶巧克力还要黏糊糊一百倍的..爱称。


屋外流霞被火烧云和暮光破碎成一块一块,晕染开来,山那边海潮拍岸。Jill故意不回头去看Piers和Chris久别一个下午的深刻交流,远处Claire向她招手,于是连他们的笑容都染上麦香。


海燕归巢,风暴聒噪。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恐怕她自己也不记得了。


她只记得在焦黄的光下,有腥臭的气息无限逼近,那是总统先生。他在旁边举着枪,有丝茫然无措的颤抖。


她本来也没指望他能射杀总统的。大家都知道他们感情深厚,她甚至都无法做到扣动扳机,又怎么会盼着他为了自己而背负杀害一国总统的恶名呢。


——有子弹的呼啸声拂过。



事情的变化完全令人预料不及,她能做的只有尽快找出一套最合适的方案解决眼前的困局。泪水想要夺眶而出,她只能胡乱的用手背蹭掉以免模糊了视线。她明白个人的情绪必须先放在一边,哪怕自责和悲痛已经令她举步维艰。


她叹了口气,转头恰好对上他锐利的目光。


“到教堂去,我会告诉你一切。”


你的眼神怎能如此皎洁,像神明的月,伴着缠绵缱绻的海浪,才跌落人间。


黑暗顺着神经透到四肢百骸,有什么温暖的攀上肩头。近颐咫尺,浊息交融,强光晃了她的眼。


犹如一个漫无边际、奇妙的新生宇宙诞生般,许许多多沉寂的东西被唤醒并喷薄而出。它们既是物质也是光影,混杂纠缠交织在一起,形成了某种概念或意义,在她心里呈现出来。在那之前她从未想过该去怎么看待这些感情,也从未想过该怎么去理解它们。


她贪恋那一抹若即若离的温度,但理智鞭策着她离开——这的确不是抒情的好时候。



他的眼睛还是很漂亮,看起来流光溢彩,像是有波涛缠绵,有青烟缱绻。



偌大的车厢里只有他们三人,屏幕前哈尼根的话只让人感受到彻骨的寒意。好在和他挨的够近,温度顺着血液流淌,心脏在雀跃跳动。


车身剧烈的颠簸,黑暗和失重同时袭来,恍惚间有双手环住她的腰。


爆炸的火光映着他的脸,几缕悲伤的气息,在空气之间飘荡。


“没时间伤感了。”


他的眼睛还是很漂亮。



明明是带着腐烂味道的僵硬肢体,力气却大得惊人。他的后背抵住门,然后她利落扣动扳机,一系列动作不过电光火石间。


她也很惊讶于他们的默契——像配合无间的老搭档般、一个动作或眼神他们就知道对方所想,然后身体本能地作出反应。



祭坛如她所想缓缓打开,到地下室里,她还在想。那个扭曲的人形怪物,以及莫名出现的培养皿,无数的问题和铺天盖地的无力感压得她喘不过气。她只能暂时把它们都搁置一旁,然后紧走两步跟上他的步伐。


她并不认识这个名字,Ada Wong。她看到旁边男人的目光停滞了瞬间,他缓缓抬起手,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电子屏幕亮起。她借着闪烁的荧屏悄悄看了他两眼。

不过心脏停跳一拍,不明显的。


她认出来了。那个茧,或者说,c病毒。


那就是Ada wong?她还没从疑问里回过神来,他怒气冲冲的责问却让她乱了阵脚。


不安,困惑,慌乱,迷茫,情绪轻松主导了她的思想,好不容易吐出几个支离破碎的词又被硬生生截断。



她看到那张熟悉的脸,不顾一切的冲上前去。上帝保佑,还好你没事。


她回头对上他探究的目光,躲闪着、逃避着,但是真相大白的时刻总会到来,没有人能幸免 。


“我们先把她带出去,然后我会告诉你所有东西。”


“我保证。”



她也曾经满怀希望,最后被弩箭的破空声彻底击溃。


Ada Wong。


他似乎对这个女人有无条件的信任,这点从他的眼神里就能看出来。


她从没见过他露出那种目光,也许他们只是认识。


她只能这样欺骗自己。



弩箭像一柄利刃狠狠撞进了黛博拉的眉心。


她的手尚且悬在空中,茫然地看着妹妹在她面前被人击穿脑袋,喉中溢出一声近似绝望地哀鸣。她固然明白已经变异的黛博拉即将变成毫无人性的怪物,但她的心在胸腔一角小声应答,随后声音愈发响亮,最终化为在她耳边炸开的怒吼。


  “这是黛博拉!”


她不敢相信。


眼前的怪物嘶哑着嗓子发出咝咝气音,本当俏丽清秀的面容被C病毒破坏殆尽,她紧紧握着黛博拉的手,不同于常人的触感不断提醒她想要忘却的事实,极度的绝望与悲愤迫使她的眼泪一滴一滴坠在黛博拉青筋蜿蜒的脸上。


理智和绝望互相拉扯,她缓缓松开了攥紧妹妹的手,眼睁睁看着她坠入深渊。


别无他法。没有c病毒解药的他们面对此等绝境只能束手无策。巨大的悲愤将她从恍惚中拉回现实,她摇了摇头,仿佛这样就能摆脱那些乱糟糟的情绪。


“我会让他付出代价。”



她已经失去了最后的亲人,终于还是吐露了一切实情,西蒙斯的阴谋,总统先生的死因…还有自己的背叛。而那个女人,Ada wong,冷眼旁观。西蒙斯野心勃勃早已不是秘密,她当然没有任何义务帮助他们。这个神秘的女人同他留下几句似是而非的话语,飞爪从枪膛中弹射而出,把她带离此地。


无声在黑暗中蔓延,哈尼根的来电打断寂静,男人的脸浮现在屏幕之上。恶心的口吻使她咬牙切齿,他怎么能……他怎么敢!妹妹的死状历历在目,仇恨与愤怒一样善于蒙蔽人类双眼,而男人傲慢的态度以及恶毒话语愈发助长她心头彭勃怨恨。

  


瀑布水流湍急,下方的深潭稳稳托住他们下坠身躯,冰冷浸骨,是出口。哈尼根的电话再度造访,西蒙斯的野心并不使他满足于仅仅在本国开拓疆土,处于遥远东方疆域辽阔而人口密集的中国显然更适合他所造就的病毒。


仇恨牵绊了她的步伐,而被紧紧缠绕的那头毫无疑问的,捆绑在西蒙斯身上。面对中国接下来的危难处境和世界秩序的岌岌可危,他们怎么可能坐视不理。她看着他手中捏着的小小一方屏幕。在被病毒染红半边天际的苍穹尽头,就是中国。




已经持有死亡身份的两人搭乘飞机赶往目的地,她坐上座位,揉乱自己的头发。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发生如此多的事,带给她的冲击力实在太大,脑海中的信息杂乱无章,于是她就干脆抛之不理。


玻璃窗外是苍莽大地,夜幕低垂乌云压顶,国外的天空也会如此暗无天日吗。她无意识地想着,将心情衬托得愈发压抑。她现在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作为让他被通缉的罪魁祸首,即使追根究底一切的阴谋都起始于西蒙斯,即使她本身并不愿意这么做,但事情一旦发生便失去了挽回的余地,借口并不能否认她在这件事中起到的关键作用。


“为什么不送我去自首,这样你就可以洗脱嫌疑了。”


是的,如果犯人被缉拿归案,如果她去自首一切都源自于她在情感与正义感中摇摆不定所发出的警告,那么一切真相大白。


指甲深深嵌入掌肉,疼痛感唤回一丝清明。她知道,即使他将整件事都怪罪在她头上其实也不为过,但即便如此,她也不会去自首。


——至少不是现在。她有太多账没有和西蒙斯算清,有太多事还没来得及做。妹妹往日挂着阳光与青草气息笑容呼喊自己的模样连同变异前的悲哀绝望面庞交织在一起,最后定格在她亲手将黛博拉丢下悬崖时的怒吼嚎叫。


言语出口是收不回来的,她抬起头,视线落在他身上。她对自己的情况一贯心知肚明,太过情绪化是一切事件的开端,却并非结束。而此时脱口而出的这句话也不过是内心忐忑情绪的又一次爆发,在她看见他望向艾达王的视线时,她就知道自己对他的情感终究只能埋藏于地下。但她也同样是在期待着一个回答,在抓住那渺茫希望,期望一个被自己害得如今境地的人,期望自己付出一颗真心的人能够对自己说出宽慰话语。


“反正这样也没办法阻止西蒙斯,而且,我好像开始对你有点感兴趣了。”


心脏骤停一秒,她看见他转头望向自己,目光没有她所确信的指责,却是满藏了揶揄笑意与温和神色。她在心底缓缓叹出一口气,紧绷的神经逐渐松缓,蓦地就泄了声轻笑。也是,如果他当真是那种怨人忧天的人,自己怎么会将满腔真心丢给他。


她不再回应话语,倚靠在椅背上合眸放松身体,飞行平缓飞在高空之上,而下方仍然一派歌舞升平。



飞机上的意外也许是西蒙斯刻意为之,毕竟当敌人还未打到面前时便率先消灭他们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当她举起抢指向驾驶舱中扭曲的怪物时在心头轻声自言自语。


敌人远远不止这一个,挤满了机舱的丧尸让他们无处可逃,最后的逃生道路恐怕只有凭他们两个人进行迫降。方向盘被他猛压,带动整架飞机随之极速下降,撞进城市灯火通明之中。



寻找西蒙斯的方位并不算简单,一个人想要藏进偌大的城市实在是太过容易,幸而在路上遇见了他的旧识,她握紧手枪望向那两人,高大男子护着娇小女人充满警惕地紧盯着对方的画面也令她稍有羡慕。


有了提示后目的地变得明确许多,前进线路经过规划后也逐渐明朗,但她着实没想到会遇到Ada。结局她也丝毫不意外了,他为了她和Chris打了一架。她只是安静站在一旁看着他不惜同自己兄弟动手也要护着那个女人,眼底翻滚的情绪难以言喻。她的感情是被人遗忘的爱。在暗处的,低贱的爱——这份爱,来自于硝烟和鲜血中的匆匆一眼,来自于他们第一次相遇时,摇曳的灯影。她摇了摇头,看着女人扭头漠然望了一眼,毫不客气丢下一个闪光弹。


最后他们俩倒是达成了共识,她实在不愿意掺合进此事,索性闭目塞听,等他商议完后一同前往仓库。



枪林弹雨间两人身形穿梭其中,利落一闪转头已在安全区域。随后赶到的Sherry将病毒信息交给了他,真是可靠的存在。那一张小小的存储卡令她蓦地想起黛博拉。如果…如果能够早一点儿拿到这个,也许黛博拉也不会落到这个境地。而她的仇人现在正离自己不过几十米之遥,她下意识握紧了手中的枪,咬紧牙关侧身翻腕举枪扫射,火光倏显。


一路追到这个地方,或许支持她的已经不再是仇恨,大约是骨子里透出来的正义感。追寻西蒙斯脚步同他一道跳上火车,却眼看着男人在夜风呼啸中逐渐异变,她指节握得愈紧近乎苍白,心头讥他自作自受,对他口中那套拯救浣熊市的言辞不屑一顾。为了拯救一个灾难而创造另一个灾难,最终结果只是自作自受。



他们逃出生天。凛冽寒风刺骨,高楼上俯瞰城市灯火通明的画面令她心生感叹,铃声微响,她自觉退开几步挪转视线望向浩渺天空,两人交谈声音难辨,一道刺目光芒印入眼帘令她一怔。强烈的不祥预感迫使心脏跳动愈快,她下意识转头向他走去,耳中捕捉到电话中最后一句尾声。


  “艾达死了。”


步伐一顿,她面色复杂望过去,他神色晦暗难辨。她不是看不懂他对Ada的爱意,虽说她并无在这种情况下去争夺的想法,但陡然听到这个消息却也令她无言相对,更不知道该不该趁此机会放手一搏,在飞机上时他的话令她遥遥望见一丝希望,但若是以Ada的死换来这样的机会,难免会心生郁结。



光芒划破夜空坠落在地,蓝绿雾气腾空弥漫令她回神而后心惊——是病毒。


幕低垂下,歌舞升平的城市寂静无声,不似人声的嚎叫骤响拉响序幕,逐步蔓延的浓郁雾气与异变为怪物的人潮汹涌而至,地狱景象降临人世。这般怪诞恐怖的景象使她下意识后退半步,身后却响起一声更为可怖嘶鸣,再度剧烈变异的西蒙斯触足扣地,哒哒声响愈发靠近。她咬了咬牙,掏枪矮身,子弹飞啸撞入怪物体内,带出一串猩红液体。


酣战正激烈时,机械划破空气带起的呼啸声自远空而来,趁他射击间隙抬头远望,直升机悬停半空缓慢飞来,上面的人影影绰绰,却让她难以置信。


Ada…?


思绪被西蒙斯的嚎叫打断,她提枪射击还了一颗子弹。在他用身体为昏迷的Ada挡下破空而来的攻击时掐断了最后一丝念想。西蒙斯被合击打退,她看着女人款款而去的身姿合眸,暗暗将自己在他身边的定位放置在了朋友之中。抢夺横取惯来不是她的风格,面对此等境地,也许放弃也未尝不可,她最后深深地看了一眼他的背影,泄了一声轻缓叹息。


逃出生天的方法Ada已经说得十分明白,停在楼顶的雌鹿直升机已经成为他们逃出这个病毒肆虐的城市的最佳选择。西蒙斯的穷追不舍在她看来倒多了一点儿滑稽意味,最后变异成为没有丝毫神智的腥臭怪物倒是蛮符合他的结局嘛。眼前一闪,她不期然想起自己被埋葬在深渊的妹妹,心潮迭起。


火箭筒射出炫目焰火湮灭男人的最后生机,她远远在楼顶凝视着被西蒙斯血液染红的安布雷拉公司标识,以他人血液骨肉铺平自己道路的人,最终也化为了染红道路的一捧血肉。


将这一幕印入脑海刻入骨髓,她挪转脚步走向雌鹿直升机,他静立在舱门前,手中还拿着那只化妆盒。显然并非他的物品,她欲言又止一瞬,却看见他打开化妆盒底层,一枚存储卡静静躺在那里。



是蓝天。灿烂阳光倾泻泼洒将一切景色照出温暖边缘,她手握一捧雏菊静立在墓碑前,身后凌乱脚步声渐近,弯腰将纯白花束放在黛博拉长眠安枕上方,转身看向来人。粉底盒中存储卡的信息成为了洗清冤情的最假证据,他们的到来则送来了她即刻可以复职的信息。


沉重的手枪被他亲自递至掌心。


从怀中摸出那只起关键作用的粉底盒,她逆光看向男人的剪影,一抬手把它抛到他怀里。


她说。


  “下次见面,可以把这个还给她。”



她在凌晨的时候接到他的电话。


她当时在卫生间,仔仔细细洗掉脸上手上的尘土,盯着冒白沫的洗手液放空。双手胡乱揉搓,只搞得整个洗手台全是浅灰褐色的泡沫。


独属于一人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来。她先是皱了皱眉,但很快把手洗干净,用两根手指提起手机,又高兴又有点气恼。


“Leon?”


“是我,给你讲个故事如何。”


“好啊,我洗耳恭听。”


“从前有个很优秀的人,他爱上了和自己感情深厚的朋友。很不幸,那位朋友恰好有着喜欢的人,并且他们十分幸福。他就自愿放弃了对朋友的爱意,而是努力把它化成朋友之间的正常交流,之后他一生都没有再爱上过其他人。”


“你懂为什么,我喜欢这个故事吗。”


“我懂。”


那些难以启齿的,小心翼翼的,急切的,冲动的,焦灼的,矛盾的,让人夜不能寐的小心思,在他说出第一个字之前,就已经被她的自责和悲痛杀死了。



最后她的一生最后还是温温柔柔地化成了水,包容在属于新生的海洋里。



我从未觉得我是个深情的人,可这次却要将对你的喜欢带进坟。




梗源@秋枫夏河 

虚弱。你得补偿我。我已经透支了。

带 哲 学 家

一念之间, 万物生或者死; 一芥之间,宇宙存或者灭。一切变化,只是始于那一点点。每当我似乎追寻到那个点的哪怕一丝踪迹,命运之间那些有序与无序的脉络,它们若隐若现,却真实存在。


马跑得很快,但是马不会四处去问自己为什么跑得快;鱼可以游得很深,但是鱼不会去寻找自己为什么游得深;鸟可以在天空翱翔,但是鸟不会去质疑为什么自己可以飞得那么高。


我是人,我不会那么快,但是我能够去找,去追求那个为什么。追寻那个虚无缥缈的命运。其实,命运永远只会被自己左右,而动物则不同,它们不会寻找,不会去追求那个幕布后面的命运。我生于世间,但是我绝对不会被世间束缚,我要我的灵魂,我的命,活成它自己的样子,我绝不低头于亘古亘今,我绝不向偏见服气。


生和死,不重要,重要的是去尊重生命;生命是否高贵不重要,重要的是尊重自己的存在。在自已还有生命的时候,在自已还存在的时候,带着自己那颗人类的心,永不停息地追寻那个答案。有没有答案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充满期待。还记得潘多拉盒子里的最后一件礼物吗?


“希望。”


就算会质疑,就算问为什么,那又怎么样?因为人类就是这样的,就是有颗充满好奇、 期待、永不停息的心脏。


人间一世五十年,我不愿为了完成活着而活,我愿为了梦想而活。


一个脑洞

她把那封没有粘好的白色信封给了他,Ada原本没想让对方接下来的。不过那个男人却拿了回去,薄薄的纸在他修长的手指间打了个漂亮的弧线,最终落在他的唇边。


他好像嗅到了温柔的浅笑,从那封信的主人身上自然流露出来的。这个男人从喉咙里发出一串低低的笑音,在信上落下一个吻,然后把突兀的白收进背包。


他说。


“Ada,做我的妻子怎么样。”


她在那一刹那觉得彩的世界只剩下眼前耀眼的金了。

皮尔斯的话,好像永远可靠永远闪耀永远冷静沉稳永远青春年少,笑容永远恣意张扬,其中有流动的光,像是有烈火蛇行缠绕,有云外无边风月,有星河牵绊生辉。满眸充斥着霁色,遣散了平日的霓云,带着这个年纪该有的矜骄,滚烫热烈地匍匐,携几分狂妄却还有不谙世事的天真。


他是狙击手,是天纵奇才,他的队长就是天才中的天才,多少年前从死人堆里爬出来从鬼门关走过多少遭的克里斯。


要是连他漂亮的眼睛都黯下来,那该是有多难受。匆匆瞥向我一眼便蕴着层层云影千载,凛凛青山万里,没有跌宕起伏,像攥了两弯明月再伴着迟暮里缱绻缠绵的晚霞。崎岖的山峦蜿蜒绵亘,悄悄被定格在眼角,云卷云舒,从容又疏离,好像只有对着克里斯才能放下戒备,眉梢眼角全是温柔,乖得很。


他好像很少叫过克里斯的名字,好像永远是队长,上级,醉了酒动了情才敢叫一声克里斯,喊完还要欲盖弥彰的补一个captain的后缀。


要是他有一天能面不改色毫无波澜地,平静的叫一声克里斯,那就是他们彻底完了。

写手精分七题第二题。

挑着写的xx有时间就写一点




混沌丧尸的嘶吼咆哮近在咫尺,身侧皮尔斯被注射后c病毒也面临着变异。



死局。



自从成为BSAA的成员后日子如同临渊而行,死亡常伴,他却从未为此感到畏惧。直到他还在思考如何带皮尔斯离开时却直接被一只手推出了这里。



被他诟病软弱情绪的惊惧愕然浮现,几近绝望的情绪迫使他紧紧攥住拳头,冰冷的铁门纹丝不动,一层合金与玻璃竟成为了无法跨越的,生与死的鸿沟。血丝爬上眼球,绝望充斥周身。他笼中困兽一般,努力听着皮尔斯的哪怕一点呼吸声,企图想让他的温度再在掌心停留一瞬,但只有钢架崩塌和机器轰鸣的混响传来。



无谓的希翼和杂乱的思维发散在愈发紧张的气氛中愈发庞大,他甚至忍不住开始在内心向他一贯厌弃的上帝祈祷。



出发任务前那人笑着回应他的模样还印刻在脑海。皮尔斯一贯如此,面对BOW冷酷无情的男人在队友,或者说是他的面前总会露出温和的一面。难得的好天气令皮尔斯眯了眯眸,露出一副柔软又慵懒的模样。克里斯在旁边撑着下巴打量他这难得的表情,也许是皮尔斯这般这副样子太过无害,又或者是那日清晨倾泻而下的阳光令他迷了眼,被这同希望一词一般耀眼的光亮照进了心脏中最隐秘的部分,撬开铜墙铁壁的躯壳,露出三分残余缱绻的儿女情长。



克里斯挪挪身子坐到离皮尔斯更近几分的地方,这个已经被轮番战争刷上冷硬色彩的男人难得露出几分不好意思,他双臂后挪仰身用手肘支撑,言语柔和得几乎被风吹散。



  “皮尔斯,等这些恶心的东西被彻底消灭,咱们俩买一套房子,住在一起吧。”



他说不出更直白的话语,但他相信皮尔斯听懂了,他看见皮尔斯一怔,循着声音偏头望向他,琥珀色的眸子被照得透彻,他回应说。


  “好啊。”



爆炸轰鸣将克里斯的思绪扯回当下,希翼的亮光在他眸中微闪几下,而后归于沉寂。

  



黎明,刚刚升起的太阳还沉寂在天边,而他的光则被永远留在深海。